狂風暴雨橫掃約克區塌樹壓壞屋

·3 min read

This translation is part of a new initiative to provide content to our Chinese readers. You can find the English version, written by reporter John Cudmore here.

八月廿八日傍晚橫掃約克區的雷暴雨中,Morris Pasternak在橡樹嶺的家中地牢聽到一聲巨響。

初時他以為是除濕機故障,又出外看看是不是吹壞了什麼。

「在後院有一些短葉松,我想是不是塌樹了。」

看不到任何損毀,他返回地牢,數分鐘後就聽到妻子呼叫。

「她說你快來看看!」

他走出地牢,抬頭見到一棵40尺的大樹擲在房屋上層。

Pasternak估計暴風大約在5點15分到5點半左右吹倒大樹。隔壁有三棵短葉松連根拔起擲在籬笆上,遠處又有一棵樹倒塌在鄰居房子上面。

翌日保險公司就把樹移走了,幸好無人受傷。

他說:「似乎只是外圍受損,對我們沒有重大影響,萬幸。」

「只是前院有些種了35年的灌木壓壞了,本來可能更嚴重的呢。」

旺市消防局接報,當晚七點至八點之間,Marc Santi Boulevard 和 Silverado Trail有房屋被雷電擊中著火。

旺市消防總長Andrew Zvanitajs說,Marc Santi的火勢較大,升為二級,共24名消防員出動。兩宗火災都在消防到達後一小時內撲熄,無人受傷。

初步估計兩間屋的財物損失約九至十萬元。

烈治文山消防局接到三宗在暴風雨中電線墜落的報告。

可是,市政工程主管Jeff Stewart說,清理隊在暴風雨開頭已忙不停。

在連續兩日的暴風雨中,約克消防隊收到37個報警,其中只有兩個與電線墜落有關。

副隊長Jeremy Ingles指出「我們不如其他地區受災那麼嚴重。」

在奧羅拉,Wellington 夾 George一帶街道水浸,水位到達汽車保險杠。

附近舉行的奧羅拉排骨節被暴風雨中斷,人群四散。

市長Tom Mrakas說「烏雲密佈時已疏散公園的人群,雖然帳篷等被吹毀,幸好無人受傷,有賴我們的職員安排得宜。」

「我們嘗試透過社交媒體通報場地關閉,不過風雨過後仍是有不少人出現。」

他又讚賞市府員工迅速應變,處理Wellington Street 和 St. John's Sideroad的塌樹等。

「我收到至少十宗求助電話,不曉得有幾多人向市府求助,不過我知道他們的清理工作做得又快又好。」

市府在八月廿八日傍晚五時後,六小時內回應了21宗塌樹報告,三十日又處理兩宗,盡快移走路上的塌樹,約克區消防隊亦協助移走堵路的樹木。

想分享暴風雨過後的照片或教事?請將照片或資料傳送到電郵newsroom@yrmg.com

Irene Wong, Local Journalism Initiative Reporter, Economist & Sun

Our goal is to create a safe and engaging place for users to connect over interests and passions. In order to improve our community experience, we are temporarily suspending article commen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