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克區年青人打破疫苗迷思

·3 min read

This translation is part of a new initiative to provide content to our Chinese readers. You can find the English version, written by reporter Kim Zarzour here.

年青人的日子不好過。

成年人的世界一團糟——為封城、口罩、檢疫、疫苗吵翻天。

朋友結伴同行的日子像是幾個世紀前的事,而疫情似是永無盡頭。

你可以選擇不安憤怒,又或者像這些年青人一樣,行動吧!

萬錦市的Roy Zhang對去年底的掙扎記憶尤新。

當時他是個十一年級的學生,在醫院做義工,是首批合資格接種疫苗的人。

「我有猶豫」這個米德爾中學的學生說。「疫苗才剛推出,於是我去諮詢家庭醫生,做資料搜集、詢問讀醫的朋友。他們鼓勵我接種,但我仍然擔心副作用。」

他聽說有個叫「學生群體免疫」(Students for Herd Immunity)的組織。

這個組織於三月成立,訓練年青人傳播正確以及符合年齡層的疫苗資訊。

於是他加入組織並接受訓練,最近在學校的迎新營中為有同樣困惑的人解除疑慮。

他對達致「社區免疫」持樂觀態度,認為終可達成他的夢想,本學年終會有一個正常的結業禮。

「學生群體免疫」是另一個安省學生Cha Cha Yang的構想,她是哈佛畢業生將會進入醫學院。

當她聽到已研發出疫苗時非常興奮,但隨即憂慮社區族群對疫苗躊躇不前,尤其是質疑mRNA技術發展過速(mRNA COVID-19疫苗是新研發的,但相關技術發展已有一段長時間,而人口流動、資金和人力投入亦加速了研發)。

廿四歲的Yang與醫學範疇的朋友討論,讓她了解到這個議題的泛政治化,及公共衛生專家被質疑。

但她在年青人中看到曙光。

「在課程中沒有正規的疫苗教育,我直到入讀哈佛第一年才開始了解疫苗…當中有很大的教育鴻溝。」

「學生群體免疫」正是透過同輩教育收窄這種鴻溝。

「研究顯示最有效的訊息來自社群中我們可以信賴的人」她說。

他們與大學學生會和青年組織合辦研討會,年青人有機會與醫學院代表交流,又培訓學生大使。

數以百計的年青人學習辦識出有疫苗疑慮的同輩,在哈佛講師、安省獨立學校聯合會、為美國而教(Teach for America)的支援下,細心解除他們的疑慮。

他們拍片、寫部落格、在早會做介紹。

她指青年大使中有很多人對科學有興趣或想從事醫療範疇,從中了解到保健倡議的重要性。

灣景中學十年級學生Teerka Baskaran從同輩和社交媒體上聽來的錯誤資訊,令她想挺身而出,但苦無機會。

「學生群體免疫」將資訊變得容易消化,讓我和同輩能夠明白,又令我有技巧和自信去展開對話。

「我認為不是很多學生反疫苗,大部分只是有疫苗猶豫,因為不明所以。當我闡釋相關文章和可靠資訊來源後,他們都接受新觀念。」

Irene Wong, Local Journalism Initiative Reporter, Economist & Sun

Our goal is to create a safe and engaging place for users to connect over interests and passions. In order to improve our community experience, we are temporarily suspending article commen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