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市南湖醫院系列:ICU寸土必爭

·4 min read

This translation is part of a new initiative to provide content to our Chinese readers. You can find the English version, written by reporter Kim Zarzour here.

新市南湖醫院(Southlake Regional Health Centre)正推動在約克區建立一間新醫院。管理層決意揭開帷幕,讓公眾了解落實新醫院的逼切需要。記者走入病房,親身了解醫生、護士、病人在這座人滿為患的醫院每日面對什麼挑戰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開頭起了一間太細的醫院……那不是用得其所,是盲目節約。」

這是重症部門主管Dr. Barry Nathanson準備帶記者參觀深切治療部的開場白,聽得出柔和聲音背後的無奈。

Nathanson由1995開始在這裡工作,經歷從舊約克縣醫院改建成南湖醫院的過程。尤記得開幕當天時任行政總裁Dan Carriere說:「今時今日,這間醫院太小了」。

2004年擴建讓醫院面積和人手翻了一倍。

但今日已經不足應用。Nathanson意識到「如果只為眼前,而不是為未來規劃,便會有缺失。我們了解到,像這間醫院,在2000年興建的,在20年內便需要重建。」

「即使立即展開重建,其實我們已落後了。」

Nathanson和深切治療部經理Barb Fowler開始帶領記者參觀這個「首天已經不夠用」的部門。

深切治療部提供重症治療和維生照護,設於三樓一個半圓形範圍。

病房跟工作間是分開的,令職員工作事倍功半。冬天時因爲太多重症病人,部分人會安排在另一層的深切治療部,照護工作就更艱難了,Nathanson形容是「現代醫療體系的諷刺」。

這種情況並不罕見,當病人增加,有時候就會被安置到意想不到的地方,例如演講廳或者體育館。

現時深切治療部有15張病床,醫院多番周旋才能加開一張床,但加開的病房沒有洗手間,沒有透析裝置,通風亦不完善得一連串問題。

「只算是一個安置病人的地方。」現實是這個地方是「偷走」了護士休息室造出來的,他說:「真諷刺」。

Fowler也認同。在這個高壓環境,職工需要互相支援,因為地方不足而要分散各處照護病人倍添艱難。

在疫情期間,穿戴各種防護裝備又要執行防疫措施,卻連喘息的空間也欠奉,令壓力爆煲。

「我們不能整天戴著這些裝備,需要有個地方減壓,重新感受自己是一個人,而不是分分秒秒都要防範感染。」

他說那段日子士氣低落,不少人出現離職的念頭。

南潮醫院也像安省其他醫院一樣,受人手問題困擾,疫情加上護理職工老化令問題雪上加霜。

深切治療部情況尤其嚴重,自2004年起已沒有增加人手,病人留院日數在2016至2020年間卻增加了16%,收症數目增長5%至15%。

深切治療部的運作也越來越複雜,更多人手更多儀器需要更多空間,還要考慮病人家屬的需要。「我們由以往家長式地通知病人,變成讓病人親屬倍伴身旁。」

醫療用品沒有指定安放的地方,而是擺在門外,有時會影響回應速度,Nathanson說房內已經沒有擺放醫療用品的空間。

Fowler指醫護需要的用品和器材不能存放在伸手所及的地方,有時要計準時間向樓下的庫存取貨。

他倆指向一個堆器材貨盒的角落,後面有個花灑,可想而知又是一個被改變用途的地方。

Fowler說,你要在這裡找什麼東西,都要賭運氣。

在南湖醫院裡,處處可見空間不足與服務品質之間的掙扎。器材排在走廊,用品堆上天花,當分秒必爭的救人時刻,只有天曉得東西放在什麼地方。

「我們不是求腰纏萬貫」Nathanson說「只希望有多一點空間去提供社區所需的服務」。

Irene Wong, Local Journalism Initiative Reporter, Economist & Sun

Our goal is to create a safe and engaging place for users to connect over interests and passions. In order to improve our community experience, we are temporarily suspending article commenting